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地方资讯

千年石窟守望者:响堂山中看“新生”


发布日期:2021-05-30 20:31   来源:未知   阅读:

    中新社石家庄5月29日电 题:千年石窟守望者:响堂山中看“新生”

    作者 李晓伟

    响堂山石窟幽邃的洞窟里,54岁的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馆长赵立春入神地看着眼前残缺斑驳的佛造像。预计今年9月,与美国芝加哥大学等协作的响堂山石窟数字复原展就将亮相。此刻,他正细心地策划。

    响堂山石窟位于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太行山支脉,分南北两处,因石窟群在山腰,人们谈笑走动均能发出铿锵回声,传名响堂山石窟。它开凿于北齐年间,距今已1400多年,现存石窟16座,摩崖造像450余龛,大小造像5000余尊,还有大批刻经、题记等。1961年,中国颁布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响堂山石窟跟敦煌石窟、云冈石窟、龙门石窟等一起入选。

    在此守望已36年的赵立春说,响堂山石窟主要代表了北齐佛教造像艺术,学术界将之称为“北齐造像模式”,它是中国石窟艺术发展史上从大同云冈到洛阳龙门过渡阶段的一个重要标记,也是研究中国佛教、建造、雕刻、绘画及书法艺术的主要宝库之一。“但最遗憾的就是损坏太重大了”。

    1985年,18岁的赵立春成为当地文物保存所的一名工作职员。彼时,响堂山石窟历经千年沧桑,特殊是民国时代覆灭性的盗凿,导致这座曾经光辉的皇家石窟满目疮痍,多少近湮没在山野。

    1988年,北京大学考古系著名学者马世长带队到响堂山研究。受此影响,同年,赵立春加入北大考古系宿白教学主持的全国首届石窟考古研修班。这批学生被誉为石窟考古界的“黄埔一期”,现已成为中国石窟考古研究的中坚力气。

    踏入石窟研究领域的赵立春发明,本来“守着宝库却不自知”。经由系统学习,他一头扎进幽深的石窟中做起研究。“此前中外学者已对响堂山石窟进行过研究,然而仍需体系研究,才干把石窟的价值体现出来。”

    36年来,赵立春和共事不仅实现对响堂山石窟全面断代、编号,还对造像作风、石窟刻经等内容做出威望阐述,先后发表众多论文和学术著述。赵立春开始被人敬称为“赵响堂”,在他们的尽力下,这一可贵的历史遗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美国、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国的考古学家都来过。以前重要集中在考古界,近些年,音乐、衣饰、绘画等范畴学者也开始关注响堂山,研究面就此翻开。”赵立春说,越来越多的游客也来到响堂山石窟,其中不少是组团而来的本国游客。

    一面是研究,一面是保护。响堂山众多石窟以及5000多座造像,赵立春逐一对其进行测量和记载。当地政府加强了响堂山生态环境修复,在他的呼吁下,还成立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让其有了专门的研究保护机构。

    2019年,赵立春踊跃跟进科技提高步调,和高校合作建设“数字响堂”。两年多来,已完成响堂山石窟各类文物的数字扫描,为石窟研究保护打下基本。“保护开发中,要让文物‘活’起来。”赵立春表现,响堂山石窟破坏严峻,大量造像、刻经散失海外,将来将利用科技手腕虚构复原。

    近年,中国正在增强石窟寺维护应用。对此,赵破春很受鼓励。他说,本人会始终在响堂山石窟守望。他呐喊更多学者参加到石窟研讨掩护中来,让众人意识、懂得这座艺术宝库。“芝加哥大学2011年就曾在海外进行过响堂山石窟数字恢复展览,引起惊动,这次与其配合举办数字还原展,将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完)